Related Content
金钱诱罪,1
(Publish Date: 2009-5-16 5:55am, Total Visits: 606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5)

一个时代的记录………………

金钱诱罪

 

齐官永亮

 

第一部   索多玛与蛾摩拉

 

 

 

钱不是万能,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!

这是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话,可却是永恒的真理!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最初是谁原创的,但我肯定这句话道出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声。

呵呵,欢迎大家来到这个金钱的时代!

在这个充满物质的时代,在这个没有人性的时代,在这个冷漠的时代,在这个充满欲望的时代,在这个作秀的时代,在这个荒唐的时代,我们除了讲钱之外,还能有什么可以谈论的呢?就像香港歌手许冠杰的那首歌一样——钱,钱,钱,钱……

可是,我也承认,这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,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,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,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,一个不可思议的时代,这个民族只用了短短三十年的时间,做了全世界都为之惊叹的事情!西方的现代化资本主义文明以及现代工业社会,至少花了四五百年的时间才逐步完善,而这个民族就在一夜之间筑起无数的高速公路,无数的地铁,无数的摩天大厦,试想三十年前我们的马路上还是拥挤的自行车,如今,却是拥挤的汽车。从一个跟朝鲜那样极端封闭的社会转变成一个极端开放的社会。

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这个神奇的时代。

当一百年后的人们再回头审视我们这个年代时,这将是一个多么有趣的时代啊!

无论日后历史学家,或是学者们对这个时代如何评价,我想中国历史上,我们这个时代绝对是最浓重的一笔。

在这个充满欲望与金钱的社会里,这一群充满浮躁与喧嚣的人,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阶级,一张张擦肩而过的陌生脸庞,一颗颗擦肩而过的寂寞心,每一个人都在寻找什么,追求什么,物质还是梦想?纸醉金迷的大都会,最终是每个人的终点还是启点?是达到还是启程?或许只是人生的一个中转站……

现在,让我泡一杯茶,然后开始给大家讲这个故事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

 

 

又是一个早晨。

贺东晨睁着惺忪的睡眼,望着窗外那棵长在一面废墙上的野生大榕树,伸了个懒腰。清晨45点鸟儿就开始出巢觅食,叽叽喳喳,叽叽喳喳,对还在睡梦中的他来说,却一点也不觉得吵。之后他听着鸟叫声又朦胧睡去。似乎还做了一个梦。梦的内容是什么,他不记得。

他翻到另一边,抓起手机看时间,715分。

楼下经过一群正要去上学的孩子,说说笑笑,打打闹闹。他们讲的是当地语言,贺东晨没能听懂。不过他大概猜测得出其中有的孩子在嚷着快点走啊,快点走啊,不然要迟到了!孩子的声音逐渐远去,他又翻了个侧身,继续对着窗外那棵大榕树发呆,遐想。一只麻雀停在树干上,抬起一边翅膀,自己啄了几下,然后又来了一只,它俩就像老友一样,站了一会,又飞走了。太阳还没有出来,天空很蓝。贺东晨的目光落回到楼梯的木栏杆。斑驳的红色油漆。剥落的白色墙面。这是一间非常简陋的出租屋,有三层,他和另外一个男孩一起合租,每月200元,一人100元分担。他住在二楼,另一个男孩住在楼下的阁楼。因为房子太旧了,甚至已经有坍塌的危险,而三楼已经摇摇欲坠,根本不能住人。所以他住在二楼,而另一个男孩住到一层与二层的楼梯间的隔层。

二楼有一张单人床,还有一张床垫。贺东晨大部分时间还是选择在床垫睡。因为这样舒服些。他把床垫拖到楼梯边,同时还可以看着窗外一角的风景。虽然那只是一棵树,一小角蓝天。而这已经是他生活里最美好,最奢侈的享受。窗外是一片废墟。断壁残沿。他来这里才住了一个月,不过从邻里得知,过去这附近一带居住的都是有钱人,而这些房子建到现在也有890年,甚至有的已经100年了。从他的窗口望出去那一片房子,过去是属于一个很有钱的资本家。在一百年前,那个人是靠贩卖人口发财的,也就跟现在的人蛇一样,帮人偷渡。他把穷人骗来后,就卖到美国,英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做苦力。

这些房子年久失修,倒的倒,塌的塌,每逢夏天要做台风的时候,居委会的人就回来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,动员住户搬迁。可住在这里的人能搬到哪里去呢?如果他们都有钱也就不用住在这样的房子里。很多是外来工,附近乡镇来城里打工的人。然后就是孤寡老人,被遗弃的老人,还有那些买不起新房而继续住在这样老房子的城里人。虽然这个区域很荒凉,可是,治安相当不好。别以为住的都是穷苦人就不用担心有贼上门偷东西。如果你现在正在纳闷说,难道连盘碗都偷吗?那我告诉你,对,是的!就说才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吧,接近巷口住着一对母子,也是外来工,一天,女人去上街买菜,结果因为门没有锁好,才转眼功夫,就把贼给引上门来。那贼也倒霉,才偷了一半,刚抱着她家那个破电视出门,就遇到女人回来,于是就被这么逮着了。后来他就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贺东晨实在很不想起床,因为这又是难熬的一天。他望着三楼的天花板,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危险,当初租这所房子是迫不得已,因为他和另一个朋友两人都没有钱,于是只好在另一个外省工的介绍下租下这所可能全市最便宜的房子。顶层还有一个阳台,对面楼住的那家人养了一群鸽子,所以常常飞进他们的屋子,幸好现在天气冷,所以他们还关着窗户,所以鸽子只能飞进三楼和顶层阳台,到处都是鸟屎!看到眼前的现实,不得迫使自己赶紧起床,然后去找工作,一旦找到工作就能换个新房子住,不用整晚睡觉都担惊受怕。

他从被子里站起来,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,他把挂在楼梯栏杆的裤子和衣服一一拿起,然后穿上。走下楼梯,因为是木板的,而且也很不结实,他尽量走得很轻,以免过重导致踩坏了,同时也不想影响到睡隔层的姚永群。他经过隔层朝里面望了一眼,姚永群还在睡觉。被子蒙住头,估计他的耳朵还塞住棉花球。

贺东晨洗刷的声音彻底的打破姚永群的美梦。他在隔层发出奇怪的哀叹声。紧接着贺东晨就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,他走下楼梯的声音很大。他穿着一件长袖,没有穿长裤,露出一对白得像大理石一样的腿,上面很多曲卷的体毛。他坐在椅子上,等着贺东晨从狭小的厕所里出来。贺东晨把嘴巴磨蹭到湿润的面巾上几下,就这样,残留在嘴上和下巴上牙膏泡沫给抹干净了。他才走出来,姚永群就挤过去,没关门,然后就撒起尿来。在这个屋子里,除了大号外,他们都不关门。

“我昨晚梦见很多屎!”姚永群撒完尿说。

“人家说梦见大便是好事,表示你最近会发财。”贺东晨说。

“唉……发财啊,发财,财啊,财啊,你在哪里啊!”

在姚永群刷牙洗脸时,贺东晨也同时张罗早餐。他们的早餐非常简单,就是方便面。水很快烧滚了。屋里弥漫着香辣的味道。姚永群上楼穿上裤子。站在楼梯边,对着挂在墙上的镜子,用一把沾湿水的木梳子梳头。两人已经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。因为除此之外,他们找不到能有比这更便宜而且更丰盛的食物,同时也最低廉。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,而工作却没有找到。吃完早餐,贺东晨先出门。他也不知道现在能上哪里去,只能背着个小包,就在城市里四处游荡。看到有张贴“招工”的地方他就进去看看。大多数都徒劳而返。去了人才市场,一天内他见了20份工作,也投递了20份简历,可是一个星期过去,没有任何回音。中午接到家里人打来的电话,是父亲。父亲的声音还是那么洪亮,中田力十足。父亲询问他的工作找得如何,是不是缺钱花。为了不让父亲再继续担心,贺东晨强装欢笑,并且向父亲隐瞒了真实情况。还慌称自己正在面试。他的父亲也就没多说什么,两人聊了34分钟。最后父亲说,就先说到这吧,电话漫游贵,下次再打来。

贺东晨带来的一千块已经所剩无几了。为了能尽快找工作,别坐吃山空,他兜了市里好几个大超市看看,虽然大学毕业,可是,目前能在超市找到一个岗位至少能解燃眉之急。有一家易初莲花的超市是在招人,但是,他们招人的那个店是临近一个小城市。而其余的几家,目前他们不仅不招人,还在裁员。

贺东晨感到疲惫又恼怒。他走到一个绿化带歇息。茫然的看着路上车水马龙。一辆辆广本,丰田,奥迪,奔驰,宝马从眼前飞驰而过。突然更让他自己感到自卑与渺小。

贺东晨是河南人。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。他排行老三。前些年,父亲和母亲为了养家糊口,就跟着村里人四处卖血去,结果患了艾滋病。那时候,村里人家家户户都去卖,也不知道什么叫做艾滋病。更别谈什么安全意识。这地方,农业收成不好,除此外,他们实在没有其它收入的途径,为了活口,全村出动,有的去外地做乞丐,有的就去卖血。他的父亲贺健云,虽然他书读得不多,文化水平很低,可是他这人性格很清高,他不愿意像其他人一样每天跪在大街上乞讨。所以,他和妻子李静瑛选择了卖血去。贺东晨每次看到父母亲手臂上的针孔眼心里就酸楚,他和哥哥姐姐都知道,每学期他们的学费是从哪里得来的,可是在这个家庭里谁也不提这个事情。卖血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才干的事情,所以,贺健云在不是特别急需钱的时候就去外地打工。那一年,他开始感觉自己身体很虚弱,理应说,他才四十来岁而已,这年纪还身强力壮。但是,动不动就感冒,而且干重活就累。为了省钱,他也不看医生,就自己在药店买些感冒药吃,或是自己抓点中药熬来喝。但情况却越来越严重,低烧一直没退。他咬紧牙,为了家里三个孩子的温饱还有上学的问题,他就这么熬了半年的时间,最后,他实在体力不支,在一次干活的时候,差点连命都赔上。所以,就这样又回到河南去。回到来老家后,贺健云没有去做检查。因为,这个时候村里已经不少人跟他一样,有相同的病症。那些人都被诊断有艾滋病。谁也不知道这个病是什么,可是,大家都知道,得了这个病是没得治的。贺健云害怕自己也得了艾滋病,所以他不愿意面对。妻子,儿女,还有亲戚都来劝说他赶紧去看看,但是他害怕。他心里还侥幸,希望很快就能好了,然后就不用去做检查。毕竟,这个家就只靠他一个男人顶着,如果他倒下来,这个家也就塌了。

隔了一段时间,他发现也没什么事情,好像去做过检查确认为艾滋病患者的邻里都依然好好的活着。所以他才敢去。而化验结果早已预料之中。不过,最先拿到化验结果的人不是他,而是长子贺东之。家里人偷偷商量后,决定让医生开个假的化验单,希望能暂时把贺健云欺骗过去。目的为的就是不让他难过,担心他不敢接受现实,最好会自杀。当然,贺健云也不是傻愣子。他半信半疑,这些日子,即使他不去做检查,也已经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得了艾滋病。他知道家里人的用意,所以也不揭穿。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,已经无法逃避了。

家里人千方百计在他面前假装没事发生,还给他弄了假的证明,可这些都没能让贺健云展露笑容。大儿子和女儿都没上学,在地里干活,或是外出打工,就小儿子贺东晨还在上学,虽说负担没有前几年那么重,可也不容乐观。再说自己得了这个病,需要很大一笔治疗开支。这更加让他犯愁。

而那一年父亲在验出患了艾滋病的同时,贺东晨正好上高三,接下来就要准备去年大学了。这个村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。几乎全村人都寄望着第一个大学生会是贺东晨。可是家里的突变,让贺东晨变得浮躁,无法安心学习。他也想出来打工,自力更生,同时还能照顾父亲,带父亲去外面医治。

因为卖血,艾滋病不再仅仅发生在他们所住的那条村,临近几个村也爆发了艾滋病,最严重要算文楼村。一下子,文楼村成了艾滋病的代言词。人人都对来自文楼村的人避而远之。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,封锁消息,不让外界知道,也不给得病的村民医治。他们以为只要这样就可以让事情很快过去。但是,谁也想不到,艾滋病患者日益增加。长期的封锁,使得很多本来可以医治活下来的人一个个都死去了。而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有极少数极少数人,那些人,通过各种渠道,想尽办法打进各个村里,帮村民看病,给他们药吃。这些全部都是免费的。即使遇到生命危险也奋不顾身。官员们下达了命令,派公安四处抓人,把任何外界来的记者和医生,还有慈善机构的义工通通赶跑,殴打,毁灭他们的照片和录像,还有新闻稿,而那些与外界接触的人也通通以妨碍司法,危害治安,颠覆国家等等罪名被关押入狱。贺健云因为有这些人的帮助,吃了一段时间药,身体好转了不少。也开始下地干活。但是,另一个噩耗传来。就是大儿子贺东之也患有艾滋病。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原来,当年贺东之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也自个偷偷卖血去,结果就这么感染得来的。那年的冬天,贺东之已经肺部感染,不断的咳嗽,要不是因为严重的肺炎他始终不肯去医院。而现在外界已经完全被隔绝了。他们不知道能找什么人帮助。后来,还是有些人偷偷跑进村里来,经过一些村民的暗中协助,这些人才能继续给村里患病的人医治。就在贺东之快不行的时候,夜里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,他跟另一个香港人,还有另外几个村民,上了一辆车,才把贺东之送到城里的医院去。那家医院是香港的一个慈善机构派驻点,专门接待附近村里的艾滋病人。住了半个月,捡回了小命。

结果,儿子的命救回来了,可是贺健云却再次病倒了。这个家同时失去了两大支柱。因为贺东晨要学习,所以,贺健云不让他来照顾。家里的担子全部落在妻子李静瑛身上,别看她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,可是,丈夫与儿子平时打针,吊点滴全是她在做。在外打工的姐姐贺淑香也辞工回来帮忙下地干活。

贺东晨很不是滋味。这个家就养着他一个闲人。只剩下半年就高中毕业,但他却毅然放弃学业,静静的了离家出走。跑到省城去打工。贺健云托人到处找,拼了老命也要把儿子带回来继续上学。如今,全家人的希望就在他身上。所有人再苦再累,付出多少都不重要。这一切就全是为了他。学期开学了,贺东晨还是没有回来,但贺健云不管,学费交上,一心等着儿子的消息。终于,没过多久,城里来了一人,说在一个小厂里找到了贺东晨,贺健云连夜借钱跟人一起去把贺东晨带了回来。

贺健云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:“儿啊,无论如何,你一定要把这书读下去!咱这一家就指望了你。在这村待着是没有前途,只要你上了大学出来,你就能远走高飞,到哪里都好,干什么活都行,肯定能有出路,如果你不继续上学,你就只能在这里陪着大家死!记得现在你的学业最重要,其它事情就别管,知道不!家里的事情你今后别去想,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一样。只要你好好读书,这钱我一定给你借去,哪怕让我去当乞丐!”

贺东晨在那半年里,全心全意读书,学习水平不是最好的,可在高考时也终于如愿以偿,考上北京一所大学。接到入学通知书,对这个家,每个人的心情都是苦乐参半。不仅面对高昂的学费交不起,家里还欠下好几万块钱的外债。贺健云一直认为自己亏欠儿子实在太多,特别是那一次贺东晨离家出走打工去,更是在他心里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。大儿子已经为了这个家而感染上艾滋病,所以,他不能再让小儿子也走上这条路。让儿子上大学,送出这条村,远离艾滋村的生活是他的梦想。

贺健云和妻子四处借钱,只要能借的地方都去。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的学费找回来,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有艾滋病,再让他们去卖血也愿意。十块,二十块,一百块,就这么一点点筹集。在最后,他们实在不行,决定向银行贷款去。

这时候,上次那个医生又悄悄来了。不仅给他们家送来了一大箱免费药,同时还带来一个欢天喜地的好消息!就是一个匿名人士通过施乐会,愿意资助贺东晨未来四年的大学学费,还有生活上一些帮助。

过去这四年,贺东晨一直都没能知道那个善心人翁到底是谁。对方只跟他电子邮件联系,学费每学期就自动帮他缴纳到学校去,偶尔对方也会通过银行帐户转账,给他点生活费用,除此之外,他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见到对方。他只知道这个人是男的,而对方的年龄,身份,工作,什么地方的人都不清楚。但贺东晨还是坚持每个月给这个好心人写邮件,他也曾用纸张和笔写过好些信,并且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对方,让他留下地址和姓名,好给他寄过去,可是一直都没有对方的回复。贺东晨家里人也会在医生来的时候,打听下对方的情况,但是医生却守口如瓶,什么也不说。

贺东晨躺在草地上,直到手机来了信息,他才睁开眼查看。姚永群发来的,他说自己刚找到一个工作,在一家收购废旧物的店里帮忙,月薪有一千块,包吃两餐,老板是个爽直的人。同时还告诉贺东晨,就在收购废旧物店的后面有一家小工厂,正在招人,问他来不来。贺东晨赶紧回了信息,然后坐上公交车去与姚永群会合。

那个店在市郊,重型的大卡车,货运车,集装箱车骆驿不绝的从店门前驶过,激起滚滚尘埃。路边做了些树,不过叶子上沾满厚厚几层的灰尘,无精打采的垂下。

姚永群和店里的老板朱为民去那个小工厂。小工厂是做五合金的,那个老板四十多出头,厂里的员工不多,超不过十个人。月薪是每月七百起点。也有包吃住。贺东晨想了下,然后就答应了。就在离这不远的一栋住宅楼正有空房子出租,他们两人也去看看。价钱高了原来那个出租屋一倍,可是,这房子是以前的旧商品房,很结实,再加上,屋里还有一些基本配备。一个月四百元,两人分担每人两百块也不是很贵,不过,贺东晨和姚永群还是跟房东讲了价钱,尝试能不能再便宜些,结果,那个房东看在他们都是小青年没钱,而且,还是楼下那个废旧物收购店的老板带来看房的,于是减了一百块。

为了庆祝找到工作和换了新房子,两人当晚决定吃一餐好的。吃过晚饭,他们就开始跟原来的就房东说退房的事情。那就房东听到这个消息后极力挽留他们,而且愿意把房租再减。但是,这个条件实在太不够诱人了。当天夜晚,俩人就带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新房子。贺东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后,也决定给那个好心人发个邮件,让他也一起分享。他去了最近的一家网吧,第一件事就上QQ,然后打开雅虎邮箱,写完邮件,他又上了自己的博客,发了一篇日志。在学校,他的作文水平一直很不错,以前他还常替很多人当枪手,给他们写论文,写报告赚了一些生活费。所以,贺东晨从去年开始在网络上写博客日志以来,他的文笔也吸引了不少看客。点击率已经上升到十几万。在此之前他是很少上网的,除了有必要的情况下,例如给那位匿名的好心人写信外,他也不玩游戏,不挂QQ。贺东晨是那种把心事埋藏在心里不愿意给别人透露知道的人。写日记他没有那个习惯。特别对于隐私,他一直很慎重。他担心自己的身世一旦暴露了,在学校很难生存下去。人家会因为他来自艾滋村而远离他,不愿意和他做朋友。后来班上的同学都爱上网写博,有的在新浪写,有的在搜狐写,有的在QQ空间写,还有MSN的,所以,他也悄悄申请了一个。取了个名字叫做“流浪天涯的王子”。在网络上,他畅所欲言。任何开心与不开心,包括自己来自艾滋村的事情也无需隐瞒。他将自己的成长,还有艾滋村的一切事情都写在博客上。一开始,他只是当作一种发泄,并没有想到会有其他人,或者说,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去看。但是在他写博后一个月,他发现每天的点击率都在500个以上。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。网路上很多人给他留言,很多人同情他的生活经历,很多人关心他的一切,很多人给他鼓励,支持,还有不少人想见他一面,然后愿意帮助他,资助他,对于这些,他都感谢了,不过拒绝,也跟他们说明自己已经有个匿名的善心人在帮助他。可是,很多人还是很想知道他是在哪家大学读书,愿意跟他做现实的朋友。看到这些,贺东晨心里非常感激,但他清楚,自己的身份是不能被公开的,这样会带来无尽的麻烦和骚扰,他从小生活在艾滋村,已经见识过人世间最最最黑暗,最最最罪恶的。在他心灵深处,他多多少少还是不能相信人。对于人,他永远存在戒心。那些无辜的村民,包括自己的父母兄长是如何因为生活所迫去卖血,最后得了艾滋病,不仅这样,他们得不到任何救助与治疗,还被当地官员囚禁起来,让他们自生自灭。有的人把真相告诉了外界,马上就被关押,被歪曲说成是政治犯。煽动群众搞事,颠覆国家,被虐待打压,种种发生的人间惨案贺东晨已经看惯了。他没有经历过二战,没有经历过日军侵华,也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,可是在他身上发生的,还有他周边那些人的故事,比他看到课本上关于这几段历史的惨剧还更来得刻苦铭心。

他永远都没法理解,为什么那么多人在追究日军侵华犯下的罪孽,可是发生在眼前,自己人残害自己人的罪孽却无人关心。